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苑风采 > 法官风采录
老谭
记茶陵法院民一庭副庭长谭琴意
作者:刘炎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27 15:49:52 打印 字号: | |
  老谭

  恩,干嘛?

  你头上又多了好多白头发哦。

  哦,习惯了。要不你帮忙拔了吧。

  老谭的头发让他在院里很是注目,花白的头发总会惹得人玩笑。老谭其实才三十岁,却早已没有年轻人乌黑青亮头发。作为院里青年法官骨干,这或许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。

  老谭自2009年10月进入茶陵县人民法院工作以来,先后在茶陵县人民法院下东法庭、民事一庭、腰陂法庭担任书记员,2011年6月开始走上审判岗位,现在担任民事审判一庭副庭长,主持全面工作,工作一直恪尽职守,兢兢业业,也是全院办案数量前三甲。

  老谭习惯晚上写文书,总是半夜挑灯,问原因,不外是白天杂事太多,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写文书。晚上一个人一盏灯,安静,效率自然高出一截。

  前段时间有个中止的案子,恢复审理后审限就剩不到半个月的时间。老谭着急,夜晚不能安睡,硬是半夜起床跑到办公室写文书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才完成。每每如此,总忍不了我一顿说,他却傻傻笑道,晚上灵感好,一通百通。我终究是无可奈何。

  老谭脾气不好,属于一点就爆的性格,却能在当事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耐心做工作;也能安静听着当事人不断的吐苦水。

  2014年一宗离婚案子,原告是外地人,被告是本地人,广州务工经人介绍相识,本无感情基础,且两人分居多年,感情完全破裂,已无和好可能。双方均同意离婚,男方要求女方返还部分彩礼,女方同意,身上却只带了三分之二的钱,与男方协商说保证回家之后立即补齐,男方不同意,表示一定要当场支付,案件调解陷入了僵局。女方有些着急,无奈又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在本地,支支吾吾了半天跟老谭开口想要借两千块钱应急。老谭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取钱给了她。老谭后来跟我说,其实不大合适,但总归不忍心,毕竟一个外地人来往一趟不容易。

  2015年我做案件廉政回访,收到一当事人发来的短信,对主审法官老谭表示感谢,言辞朴素真挚,不觉让人动容。这是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,原告是外地人,多年前携妻儿来茶陵务工,此后便一直生活在茶陵,2007年下岗后从事搬运维持生计。一日搭乘摩的外出与另一小车发生车祸,造成原告十级伤残,因未获赔偿,遂起诉至法院,请求摩托车主、小车车主及保险公司赔偿其相应损失。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双方就原告是否适用城镇标准计算相持不下,最终未能达成调解,老谭考虑到原告的实际情况,于是亲自到原告租住的房东家对相关情况进行核实,最终作出公正判决。判决后,双方当事人均表示服判,未提出上诉。案件生效后不到半月便已执行到位。

  其实老谭不喜欢我喊他老谭,说喊得人心都老了。我们这个职业,本来压力大,心里疏导少,见到都永远是矛盾最激烈的时候,再不自我排解,怕是真的会早早步入老年人之列了。

  这两年,各地法院不断有法官辞职的消息传出,我们自己身边也有。老谭一个宿舍的好友去年上半年辞职去做法务了,我看得出老谭心有羡慕,忍不住问他,没有想过辞职吗?老谭说,想过,但不会辞职。我问,为什么?他说,就目前来说,我更适合当法官,哪怕与自己的期许有所差距,但总要有人坚持,不是么?其实我知道,老谭是爱这个职业,舍不得这身法袍。

  跟老妈说,晚上不回去吃饭了,要加班写文书。

  恩,好。

  又是这样平凡的一天,平凡的对话,时光渐渐融入到每晚固定的加班中,融入到晚上永远亮灯到十一点的四楼办公室,融入到徐针笔下的《加班这件小事》中……

  老谭的故事先讲到这,下次再给大家说说四楼民一其他小伙伴的事情。

  嘘~~安静下来,他们要加班了……
责任编辑:刘炎